Chercher
Fermer ce champ de recherche.
Chercher
Fermer ce champ de recherche.

亞太綠人大會在台灣,葉雷米亞 (Hon Apisai Ielemia)總理發表之聲明講稿

2010年5月

Chairman

令人尊敬的代表們

女士們先生們,

接在哥本哈根(Copenhagen)之後,將會是什麼 ?

很高興能在這論壇中發聲,能夠參加這次在台灣舉辦的論壇(綠人大會)又讓我更加高興。我國政府與台灣政府素有非常密切的關係,而能夠在這裡讓我感到很欣喜,特別是因為台灣總統在前些日子有訪問吐瓦魯(Tuvalu)。

在討論「接在哥本哈根之後,將會是什麼?」之前,我想從我的觀點解釋為什麼哥本哈根會議是一個失敗的例子。首先,我對丹麥政府在哥本哈根展現的微弱野心感到相當的失望。 丹麥政府在締約國會議的前一個週末發表了一份「哥本哈根協議」草案。這份「協議」草案主要說明此會議將不會有任何結論。試想,當115位國家元首得知丹麥政府並不想要一個具體的成果,他們會怎麼認為?

我國政府在去哥本哈根前,抱持著「在締約國會議上可能會達成具有法律約束力成果」的看法。出發前六個月,我們已準備了兩份法律文案,期盼能夠藉此激盪出理智且深思熟慮的討論。第一份本案是針對京都議定書進行全面修訂的提案,使它能夠繼續達成原先的承諾;第二份文案所提供的建議是新的,且具法律約束力之政策工具,其包含美國及大量排放溫室氣體的發展中國家所做的減排承諾、「適應氣候變遷所造成的影響」相關之法律效力層面、以及受到氣候變遷衝擊的國家所需的保險安排。

我們還規定了一些相關措施:減少砍伐森林和雨林退縮的速度、新的資金調配方式及新的技術轉讓安排。我們所有提出的方案,是期望能儘快因應氣候變遷。

而令我們失望的是,我們甚至連討論這些建議的機會都沒有。

第二個締約國會議的悲劇是哥本哈根協議。哥本哈根協議從一開始就是個有瑕疵的文件,不應該被提交至締約國會議討論是否通過。此協議內容在倉促之下拼湊在一起,文件內容則完全反映了這一事實。

但在我進一步解釋協議細節前,有個問題是:我們為什麼還要提出這個文件?在我看來,答案很簡單。關於改善氣候變遷,美國並沒有什麼具體的談判內容可以帶到哥本哈根。光是他們自己國內氣候變遷的立法草案就還在參議院擱置著不動,使得歐巴馬總統無法提供任何新的建議。可悲的是,身為一個溫室氣體之人均排放量、溫室氣體總體排放量佔全球之冠,且又是唯一尚未簽屬京都議定書的大型已開發國家,竟沒有帶任何東西至哥本哈根談判桌前商討。 因此,在美國想要掩飾自己缺乏具體行動的企圖下,哥本哈根協議便倉促草擬。這是一份要帶進美國國內進行消費、評估與檢討的協議文件。美國總統歐巴馬要帶著已達成的協議回國,向參議員們傳達「大部份的發展中國家期望解決氣候變遷的問題」之訊息。這才是背後真正的政治動機協定。

正因為被倉卒的放在一起,此協議包含了許多重大問題。首先,它提出目標:全球增溫控制在「攝氏兩度以下」。最近的科學告訴我們,全球最高溫再提升約2度,可能導致吐瓦魯消失在大海。我當然不會簽署一份「宣告要讓吐瓦魯滅國」的文件。

另一個缺漏,是關於資助那些為適應氣候變遷所受到影響而需賠償的國家,因這些國家可能蒙受石油出口收入的短缺。仔細看看正文所寫的,你將會看到「應對措施」這個字眼。這代表的含義為石油生產者所要求的賠償。這真是可恥。

協議中還有一個重大紕漏是,它有效地放棄京都議定書所做的努力。京都議定書是唯一具有約束力的國際法律協議,目的是要約束工業化國家的污染物排放。放棄京都議定書將會是一大倒退。

此外,協議並沒有提及到國際保險機制。這是吐瓦魯和其他許多島嶼發展中國家經過數年努力,所提出的建議:在氣候變遷的衝擊下,受害國應得到國際保險機制的補償。這項建議已完全消失,完全不存在於哥本哈根協議。

還有更多其他的問題,但我方才所列舉的議題已充分駁回這項協議。

儘管該協議未在締約國會議通過,但還是有巨大的政治壓力,讓許多國家簽署了它。我們在協議內容中看到美國的聲明:除非各國簽署了這項協定,否則他們不會對因應氣候變遷的行動提供資助。這種欺壓是不能被接受的。我們已受到不同國家的施壓,但都能以應付。我堅決不會簽署此份闡明要結束吐瓦魯的協議。

那麼,我們該何去何從?顯然,我們必須回到談判議程,而我們已經成立了兩個特設工作小組。爲解決全球氣候變化所造成的後果,這完全是恰當的聯合國進程。首先,最重要的第一步是,集中精力重振京都議定書。為了繼續下一個階段,我們必須確保各締約方有雄心勃勃的目標與願景。這一點很重要,讓我們對未來有其確定性與方向。我希望,我們可以利用下次在墨西哥坎昆(Cancun)的締約國會議,讓國際社會重申先前承諾的京都議定書。各國綠黨夥伴可藉此來發揮重大影響力。必須使用政治串聯力,以推動這結果。最近,英國政府已經聲明,將支持繼續執行京都議定書。其餘歐洲國家以及所有其他附件一締約國也應該遵循。然後,我們應該打開大門,讓其他經濟先進國簽署京都,如:韓國、墨西哥和新加坡。

接下來的行動,顯然是最困難的,讓美國採取具體的、關於氣候變遷的國際稽查。根據國際協議,其內容須詳列相當於京都議定書的減排目標。如果美國批准了京都議定書,那這一切會變得更加容易,但他們似乎已經完全放棄了批准的念頭。歐巴馬總統必須鼓勵運用其行政權力,以簽屬一個適當的減排協議,確定目標後立即採取行動,而非冀望遙遙無期的未來。

一旦歐巴馬總統採取行動,我相信其他人也會隨之而來、見賢思齊,主要溫室氣體排放的發展中國家應會同意承諾進行合適的全國性行動。這就是我們先前在哥本哈根會議上所提出,對新法律協議的展望,未來我們將持續推動這個理念,希望能在南非所舉辦的第十七屆締約國會議上得到認同。令人惋惜的是我無法確保這個目標能馬上達成。

新協議中的某部分,我們將針對氣候變化設想出新的因應制度。其中包括新的撥款安排,以因應脆弱型國家的緊急需求,如吐瓦魯。正如我前面提到的,我們需要一個國際保險機制,以幫助脆弱的貧窮國家從氣候變化的影響中重新建設起來。

在聯合國的進程必須繼續執行下去的同時,我也認為國際社會必須跨出重要且具意義的步伐,在公民社會中行倡議行動。在哥本哈根,由公民社會激發的構想與抱負,是比大部分國家的政府部門所願意承諾的還多更多,這是非常明顯的事實。我們必須讓這份熱忱、啟發、和意願持續發揮感染力,並採取行動。更重要的是,我們在民間建立了一系列的公眾論壇,讓大眾能夠藉此提出自己的主張並與各國政府和民營部門產生互動。為了將來,我們要擬定、建立一個總體計劃。

希望這樣的論壇是扮演著「渠道」般引導性質的角色,讓更多公共大眾參與,產生共鳴。

總括而言,我們正處在一個人類歷史上的關鍵時刻,能否解決氣候變遷的問題,絕大部分是取決於我們現在採取的行動。我國(吐瓦魯)的未來是世界上每個人的未來。讓我們團結起來、共同努力,創造一個可永續發展的翠綠世界。

我衷心地感謝你。

吐瓦魯敬仰全能的神 (Tuvalu mo te Atua)

(翻譯:謝馥安;校對:劉祐伶)

06/09/2010 – 13:51

En rapport

Subscribe for APGF News